iFund- 美國外匯干預風險可能成為投資者的另一隱憂

2019-07-25 08:09
分享
  • 分享

無論如何,我們在現階段相信美國外匯干預風險仍然較低,加上美國過往仍盡量避免採取過於激烈的貨幣行動(例如,美國財政部一直避免將主要貿易夥伴,甚至中國,命名為貨幣操縱者)。另一方面,我們更相信於美國官員最近的評論可能被視為向日本央行和歐洲央行發出警告,以阻止他們在負利率上走得過於極端。

featured

「世事無絕對」,這句話對投資者而言可算是金科玉律。最近,市場開始關注美國採取直接外匯干預措施的風險明顯上升,特別是美國財政部長姆努欽(Mnuchin)在上週四表示華盛頓的貨幣政策“截至目前”為止並沒有任何改變,被市場解讀為暗示美國在“未來”將可能採取行動(即主動干預美元匯率)。而究竟“未來” 是指數年、數月、還是數週內發生實在難以預測,實際上是因為美國總統特朗普在過去三年任期內為市場帶來太多的驚喜了。

在美元匯價上,美國在過去二十年秉承不主動干預主義。但隨著美元匯價(貿易加權後)近月升至近2002年以來紀錄高位後,美國出口商在強美元下面對海外競爭時實在十分不利。正如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模型顯示,美元被高估大約8%至16%,正是特朗普多次抱怨美元被高估的重要理據。上月,歐洲央行行長德拉吉就未來新的刺激措施發表評論(這可能會使歐元對美元貶值)卻再次觸動特朗普神經,令其隨後在推特上指責歐洲與中國正在 “玩大型貨幣操縱遊戲”獲得對美國的不公平優勢。彭博新聞後來更報導說,特朗普已經要求其員工找尋令美元貶值的方法。

圖一. 美元匯價(貿易加權後) 升至紀錄高位後

資料來源: 彭博、御峰/iFund

外匯干預最終可能會導致全球貨幣惡性貶值

儘管在明年美國總統大選前,美國外匯干預風險可能仍然會繼續上升,但我們認為,如果干預最終真的發生,將不符合美國的長期最佳利益。我們相信其他國家亦會仿傚美國參與貶值遊戲,最終全球貨幣惡性貶值只會讓每個人都成為輸家。今天,主要經濟體之間的貨幣政策相互關聯,任何一個國家都無法推行任何特別政策在長時間內仍維持明顯優勢。相反,直接外匯干預往往只有在其他盟友配合下,為實現共同目標時才能發揮作用;情況猶如2011年,在日本發生毀滅性地震後,美國與並他國家成功一起干預日元匯價上升。然而,由於今天美國夥伴不太可能認同美元需要貶值,因此假如美國最終單獨干預美元匯價可能只會使國際貿易緊張局勢升級到歷史高峰。

全球經濟增長變化才是主導匯價長期走向的關鍵

總括來說,我們認為美元匯價走向在長期來說應主要受美國經濟增長及全球增長變化所主導。最近幾年美元走強主要由於全球增長放緩及風險上升令投資者避險所致,加上歐洲及日本出現負利率情況。相反,美國若要干預美元匯價,意味著美國將需要增加持有低或負回報的非美元貨幣及資產,或龐大增加印鈔量,但此舉是否明智實在值得深究。無論如何,我們在現階段相信美國外匯干預風險仍然較低,加上美國過往仍盡量避免採取過於激烈的貨幣行動(例如,美國財政部一直避免將主要貿易夥伴,甚至中國,命名為貨幣操縱者)。另一方面,我們更相信於美國官員最近的評論可能被視為向日本央行和歐洲央行發出警告,以阻止他們在負利率上走得過於極端。

相關文章

隨時隨地配置全球資產

查詢電話

852
3896 3896

香港北角英皇道101號15樓1501室

星期一至五(公眾假期除外)09:00 - 18:00

版權所有 © 2019 御峰理財有限公司。保留所有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