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低估的貿易風險

2018-11-02 02:16
分享
  • 分享

儘管貿易戰並非我們的核心投資假設,但是貿易保護主義升溫令市場面臨風險。特朗普就任前,透過推特多次談及美國進口關稅的議題。投資者應該做好準備,應對可能出現的貿易戰風險。在未來一周,最直接的風險在於出口美國的企業,和出口美國佔比較重的亞洲地區。

美國潛在貿易政策變動

美國潛在的貿易政策變動主要包括調整邊境稅和調節特定進口關稅。目前,共和黨的政策路徑在於改變利得稅中的調節邊境細則,具體內容是不對出口商徵稅以及不允許進口成本免稅。這項政策有利於美國境外企業回流美國生產,但會導致美元走強,對整體經濟影響中性。根據摩根士丹利預測,如果美國推行這項政策,美元將會升值10%-15%,對美國海外企業轉換回美元收益造成負面影響。

進口政策變動會更為常見和敏感。根據美國法律,美國總統有權增加進口關稅以及取消貿易協定。國會和法院有權力推翻總統的決定,但需要耗費時間。這意味美國候任總統特朗普在這方面具有更大的自由度。正如過去數週,特朗普已經就TPP協定和進口關稅等議題發表觀點,預計這些政策變動將會最直接衝擊市場各類資產。

亞洲各國最受影響

如果美國推行貿易保護主義,其經常賬戶逆差就會收窄,擁有貿易順差的貿易夥伴就會受到影響。從金額來看,中國、日本和德國分別對美國擁有3480、690和670億美元貿易順差。作為一個整體,亞洲區內8個國家上榜美國經常賬戶逆差頭15位,同樣面臨嚴重的貿易風險。

美國貿易逆差構成(單位:十億)

資料來源:摩根士丹利

從行業來看,一些電子設備零部件行業最受影響。蘋果產業鏈為代表的模式,即通過亞洲地區生產和組裝,已經成為大部分美國科技企業的生產模式。一旦改變關稅政策,這些產品進口美國的成本將不能被免稅。同樣受到影響到行業包括通訊設備以及汽車零部件。

談判解決分歧

貿易戰最終會變為談判解決,中美談判是市場焦點。其實,中國要求確認市場經濟地位,而美國要求更多市場准入。毫無疑問,談判是達成雙方共贏的手段。進一步來講,談判亦存在於投資領域。在金融海嘯之後,中國投資美國的金額增長速度相當驚人,而投資主體亦從國有企業轉變為私人部門。快速轉變中的中國經濟結構將提供更多合作機會。因此,未來一段時間,在資本項目中的合作將會多於經常賬戶下的合作。

總括來講,目前市場低估貿易風險,資產組合需要避免過多部署於出口美國的企業。投資者可增持內需型資產,規避未來一周美國大選可能出現的貿易風險。

相關文章

隨時隨地配置全球資產

查詢電話

852
3896 3896

香港北角英皇道101號15樓1501室

星期一至五(公眾假期除外)09:00 - 18:00

版權所有 © 2019 御峰理財有限公司。保留所有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