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息周期 債券分散風險功能增

2018-11-02 02:16
分享
  • 分享

潛在財政刺激政策以及通脹預期令投資者押注再通脹交易主題。特別在美國大選之後,資金蜂擁流出債券市場,並流入股票市場。過度擁擠的交易會增加資產價格劇烈波動的可能性。債券是股票的天然對沖工具,投資者可考慮部署債券資產,增加組合的調整風險後的回報率。



三大因素令2016年下半年債券資產面臨拋售潮。首先,美國經濟復甦穩健令美聯儲局如期加息。其次,油組達成減產協議,增加潛在通脹壓力。最後,政府政策焦點轉向積極財政政策,提振未來經濟增長預期。在這種環境下,債券的價值何在?



股債轉移過程漫長

上週本欄『穿過第一季投資迷霧』指出黃金可以是避險資產更佳選擇,原因在於再通脹會減低債券資產的整體回報。不過,債券除了提供資本增值之外,還提供票面利息帶來的現金流。債券對如退休金等收息者而言仍具有吸引力,所以股債轉移會是一個漫長的過程。



加息週期會減低債券總回報潛力,但亦會增加債券分散風險的功能。在經濟增長預期上升的環境下,股票和債券的相關性會進一步降低。



根據匯豐數據顯示,美國10年期國債與股票資產的6個月滾動相關係數從10月份的0.25跌至-0.16。另外,新興市場美元債券與股票資產的6個月滾動相關係數亦從10月份0.20跌至-0.03。



債券並非只有長期美國國債,而是具有不同特色的債券資產。債券資產一般面臨不同程度的利率風險、信用風險和匯率風險。針對不同的市場環境和風險預期,不同債券會對組合構成不同的影響。



從全年來看,加息週期會令承擔更多利率風險的長年期債券受壓。因此,投資者更適宜部署短年期債券,或等待更便宜價格買入長年期債券。就短年期債券而言,目前美國2年期國債的收益率接近1.2%,較一年前增加60個基點,票面息率較零利率時代吸引。如果投資者配置的基金年期更短,則可以受惠於加息週期所帶來的再定價優勢。



高收益債對沖「特式風險」

短期來講,美國高收益債券可以對沖特朗普『美國優先』政策的風險。在高收益債券資產中,一部分是能源礦產企業所發行。這些資產本來就會受惠當前的再通脹策略。



不過值得注意的是,高收益債券資產中亦具有美國中小企業的元素。如果特朗普推行監管、稅收法案以及推翻奧巴馬醫療法案,將有利於降低美國中小企業成本,改善其償債能力。從這個角度來講,美國高收益債券可以對沖面臨貿易風險的亞洲股票資產。



根據匯豐數據顯示,美國高收益債券與亞太區股票的6個月滾動相關係數從10月份的0.63跌至0.37。不過,高收益債券相對利差已經跌至404個基點,較長期歷史平均值低109個基點,估值並不便宜。



新興市場債券亦可受惠弱美元的投資環境。如果投資者風險偏好較低,持有較多成熟市場倉位,又不願意增持新興市場股票增加組合波動,可考慮新興市場債券。不過,與高收益債券類似,新興市場的利差亦不吸引。



美國10年期國債與股票資產6個月滾動相關係數

資料來源:匯豐銀行



新興市場美元債與股票資產6個月滾動相關係數

資料來源:匯豐銀行



亞太區主要股市本週變動

資料來源:彭博

數據截至2017年1月20日下午4時

相關文章

隨時隨地配置全球資產

查詢電話

852
3896 3896

香港北角英皇道101號15樓1501室

星期一至五(公眾假期除外)09:00 - 18:00

版權所有 © 2019 御峰理財有限公司。保留所有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