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搜索基金結果

iFund App

iFund App 下載

下載 iFund 手機 App,隨時隨地配置全球資產
Get it on App StoreGet it on Google PlayGet it on iFund Server

我的賬戶

啟動iFund賬戶
須提供
個人資料及啟動資金
iFund App

iFund App 下載

下載 iFund 手機 App,隨時隨地配置全球資產
Get it on App StoreGet it on Google PlayGet it on iFund Server

摩根中國入息基金 Acc 美元

JPMorgan China Income Fund Acc USD

HK0000053956

風險等級: 5級

iFund 的投資產品風險評級為一個衡量單一基金的地域和資產類別、投資風格和任何潛在因素的質化和量化並重的評估機制。風險評級分為一至六(1(最低風險)至6 (最高風險))等級別。風險評級為5或6的基金大多投資於單一市場或行業的股票、甚至包括衍生工具,為投資者提供資本增值。有關詳細資訊,請參閱「流程說明」頁面下的「盡職審查」。

非交易時段

交易資料

交易
快捷可靠

無需衍生產品
知識可購買

HKD10,000.00起投

1.75%

(maximum 2.5%)

HKD10,000.00起投

HKD / JPY / EUR / GBP / RMB / USD / NZD

HKD10,000.00起投

HKD10,000.00

HKD16,000.00

每日

14:00

2020-10-25

  • 該基金有配額限制,認購或轉入基金需按當時配額供應情況纔可進行交易。
*下圖為基金價格,並未包括基金派息 (如適用)

基金表現(包括派息,如有)

1個月
+2.58%
3個月
+6.30%
6個月
+17.43%
1年
+11.98%
3年
+13.58%
5年
+57.73%

分析數值 (3年)

年度化回報
+4.34%
年度化波幅
+13.76%
夏普比率
+0.25

基金資料

基金公司
摩根基金(亞洲)有限公司
基金成立日期
2009-06-21
基金經理
Lilian Bik Han Leung
Shaw-Yann Ho
Jason Pang
基金經理開始日期
Lilian Bik Han Leung (Start Date: 2013-01-01) Shaw-Yann Ho (Start Date: 2018-02-26) Jason Pang (Start Date: 2018-04-04)
主要投資地區
中國A股
資產類別 / 行業
股票 - ​​所有類型
風險評級
5級

iFund 的投資產品風險評級為一個衡量單一基金的地域和資產類別、投資風格和任何潛在因素的質化和量化並重的評估機制。風險評級分為一至六(1(最低風險)至6 (最高風險))等級別。風險評級為5或6的基金大多投資於單一市場或行業的股票、甚至包括衍生工具,為投資者提供資本增值。有關詳細資訊,請參閱「流程說明」頁面下的「盡職審查」。

基金規模(截至 2020-09-29)
USD 430,195,111.672
基金管理費
1.75% (maximum 2.5%)
最新派息
不適用

同類前列基金

    暫無基金

交易資料

交易
快捷可靠

無需衍生產品
知識可購買

HKD10,000.00起投

1.75%

(maximum 2.5%)

HKD10,000.00起投

HKD / JPY / EUR / GBP / RMB / USD / NZD

HKD10,000.00起投

HKD10,000.00

HKD16,000.00

每日

14:00

2020-10-25

  • 該基金有配額限制,認購或轉入基金需按當時配額供應情況纔可進行交易。

派息記錄

無派息記錄

投資目標

基金的投資目標是為投資者提供收益及長遠資本增值,為達致此目標,基金投資其非現金資產至少70%於(a)以中國為基地、在當地任何證券交易所上市或主要在當地經營,且投資經理人預期會派發股息之公司之股票證券,及(b)在中國境內或境外發行及/或分銷的中國債務證券。基金可透過投資經理人的合格境外機構投資者(「QFII」)額度將其非現金資產最多50%投資於境內中國證券。

風險性質及程度

投資涉及風險。請參閱銷售文件所載詳情,包括風險因素。
1. 新興市場風險
會計、審計及財務申報標準可能不如國際標準嚴格。國有化、徵用私產或充公性稅項、外匯管制、政治變動、政府規例、社會不穩定或外交發展均有可能對新興市場經濟或本基金之投資價值構成不利影響。
2. 分散投資之風險
本基金乃高度專門性基金。雖然本基金之投資組合已投資於多項投資項目,但投資者應注意本基金較投資範圍廣 泛之基金(如環球或地區股票基金)為波動,而本基金可能受到不利影響。
3. 中國市場風險
投資中國證券市場須承受投資新興市場的一般風險和中國市場特有的風險。在中國進行之投資將容易受到中國政治、社會或經濟政策任何重大變動之影響,包括可能之政府幹預。基於上述特定理由,此種敏感度可能對資本增長,以至此等投資的表現帶來不利影響。中國政府對貨幣轉換之控制及匯率未來之變動,可能對發行基金所投資的相關中國證券之公司之營運及財務業績帶來不利影響。鑑於上述因素,中國證券之價格可能會在若干情況下大幅下跌,可能對基金之表現造成不利影響。現時可供經 理人選擇之「A」、「B」及「H」股之發行,與其他市場可提供之選擇比較可能相對有限。中國「A」股及「B」股市場之流通性及交易量亦可能較低,與其他市場相比,該兩個市場就綜合總市值及可供投資「A」股及「B」股數目而言均相對較少。此情況可能導致股價大幅波動。
此外,中國證券交易所可能對中國A股施行交易波幅限額,據此,倘若某一中國A股證券的買賣價已上升或下跌至超逾交易波幅限額,該證券在有關證券交易所的買賣可能會被暫停。暫停買賣將使基金無法為其於該證券之持倉(如有)進行平倉。此外,即使暫停買賣其後解除,基金未必可按理想的價格平倉。該交易波幅限額可能因而對基金於中國A股之投資造成不利影響。
4. 中國稅務風險考慮
與基金於中國之投資有關的中國現行稅務法律、法規及慣例存在風險及不確定性。倘基金承受的稅項負擔增加,可能對基金價值造成不利影響。經理人、投資經理人及助理經理人保留就基金投資於中國證券的收益作出稅項撥備的權利,此可能影響基金的估值。根據專業的稅務意見,除按自2014年11月17日生效的企業所得稅法之暫時豁免獲特定豁免之中國A股的收益外,已就所有從中國賺取之收入(包括中國證券、股息及利息的收益)作出10%的全額稅項撥備,直至中國當局發出足夠明確的指 引豁免特定種類之從中國賺取的收入(如中國債券的收益)為止。 由於未能確定中國證券的若干收益是否或如何被徵稅、中國的法律、法規及慣例可能更改及稅項可能被追溯繳納,經理人、投資經理人及/或助理經理人為出售中國證券所獲取之收益而提撥的任何稅務準備可能會過多或不足以應付最終的中國稅項負擔。因此,對投資者可能構成有利或不利的後果,此取決於如何就該等收益徵稅之最終結果、撥備額及投資者認購及╱或贖回基金的單位之時間。由於投資者可認購及╱或贖回基金的單位及稅項撥備存在不確定性,此乃不可避免。基金每單位資產淨值為每日計算,可以按每基金單位的資產淨值贖回。於贖回後,投資者不會受正面或負面影響。因此,過去的單位持有人將不會收取因任何往後撥回之稅項撥備或投資市值增加的款項,亦不會受到因稅項撥備不足而增加撥備的負面影響。任何因撥備少於實際稅務負擔而造成之短缺將於基金的資產中扣帳,將對基金之資產價值造成不利影響。
5.QFII風險
基金本身並非QFII,但可藉著投資經理人及╱或其他QFII持有人之QFII資格直接投資於QFII允許之證券。QFII資格可被撤銷,尤其是因為QFII嚴重違反有關之條例及規定。倘若投資經理人失去其QFII資格,本基金未必能夠直接投資QFII允許之證券及可能因被要求出售其持有之投資而對本基金造成重大不利影響。概不能保證投資經理人將能夠從其QFII投資額度中分配出充足的部分以應付基金所有認購申請,或贖回要求可因有關法律或規例的不利改變,包括QFII調回限制的轉變而適時處理。該等限制可能導致基金暫停買賣。基金投資QFII允許之證券之能力及匯出資金之能力或會受到投資經理人利用其QFII投資額度所管理之客戶帳戶或互惠基金或投資經理人本身所作出之投資、表現及╱或資金匯出的不利影響。透過QFII作出之QFII允許之證券的投資以人民幣進行。基金將就該等投資承受美元兌人民幣的任何匯率波動之影響。
6. 中國交易所買賣股票指數期貨風險
中國期貨交易所正處於發展期。此情況可導致較大交易波動、結算困難,以及對於詮釋及應用相關規例的不確定性。中國金融期貨交易所(「中金所」)已向投資經理人(作為QFII)授予對沖額度,以特定供本基金直接投資於中國交易所買賣股票指數期貨合約時用作對沖目的。對沖額度受中國證監會制訂之即日成交額限額所規限。概不保證對沖額度將被使用,或如被使用,會達致預期效果。另外,對沖額度有固定期限。概不保證投資經理人(作為QFII)將於期限屆滿後將本基金的申請續期或中金所將會批准任何續期申請或會否獲授予同等金額之對沖額度。任何相關規例的更改亦可能影響對沖額度或任何續期申請。
7. 中國經紀風險
交易之執行及結算或任何資金或證券之轉讓可能由投資經理人(作為QFII持有人)委任的中國經紀進行。本基金或會蒙受由於中國經紀違責、喪失資格或破產而導致重大損失之風險,包括在其破產時,由中國期貨經紀持有之任何期貨保證金的損失。於此等情況下,本基金可能於執行及結算任何交易或轉讓任何資金或證券時受到不利影響。於挑選中國經紀時,投資經理人(作為QFII持有人)將考慮佣金收費率之競爭力、相關指示的規模及執行標準等因素。投資經理人將於挑選、委任及持續監察中國經紀的過程中作出合理的謹慎和努力,並確保中國經紀維持適當的資格及足夠的能力提供相關服務。如投資經理人認為適 當,單一中國經紀可能會獲委任,而本基金未必支付巿場上可得的最低佣金。
8. 人民幣貨幣風險
人民幣現時不可自由兌換,須遵守由中國政府實施的外匯管制政策及資金匯出限制。如該等政策將來有所變動,基金或投資者之持倉可能受到不利影響。概無法保證人民幣不會貶值,而其在該情況下的投資價值將受到不利影響。基金購入的某些投資將以人民幣計價,而基金以美元計價。投資者承受美元與人民幣之間的匯率變動。投資者可能會蒙受損失,視乎人民幣相對美元的匯率走勢而定。境外人民幣(CNH)及境內人民幣(CNY)雖屬相同貨幣,但以不同匯率買賣。境外人民幣(CNH)與境內人民幣(CNY)間出現任何差異,可能對投資者造成不利影響。在特殊情況下,以人民幣支付的贖回款項及╱或分派或會因人民幣適用的外匯管制 政策及限制而被延誤。
9. 與「中華通」相關的風險
基金將能通過「中華通」買賣在上海證券交易所(「上交所」)及/或深圳證券交易所(「深交所」)上市的若干合資格股票,故此須承受以下風險:
「中華通」的有關規則及規例可能會變更,並可能具潛在追溯效力,將會如何被應用仍是未知之數。
「中華通」機制受每日額度限制之規限,可能限制基金及時地通過「中華通」投資於中國A股的能力。 倘若通過「中華通」機制進行的交易遭暫停,基金進入中國市場的能力將受到不利影響。在該情況下,基金達致其投資目標的能力會受負面影響。
「中華通」機制需要證券交易所及交易所參與者開發新的資訊科技系統,故可能承受操作風險。如果有關系統未能正常運作,香港及上海/深圳市場通過「中華通」進行的交易可能受到幹擾。基金進入中國A股市場(從而執行其投資策略)的能力將受到不利影響。
中國法規實施若干沽出限制,因此基金可能無法及時出售所持有的中國A股。
「中華通」合資格股票可能被調出「中華通」範圍,這對基金的投資組合或策略可能會有影響。
通過「中華通」買賣證券可能承受交收及結算風險。如果中國結算公司未能履行其交付證券/支付的責任,基金可能在追討損失上遇上延誤,或可能無法完全取回全數損失。
基金或許不能及時參與上交所/深交所證券的若干企業行動。此外,基金或許不能委任代表出席或參與上交所/深交所證券的股東大會。
此外,基金通過「中華通」作出的投資並不受香港的投資者賠償基金保障。
10. 與投資於在深交所中小企業板(「中小板」)及/或創業板上市的股票相關的風險
基金可透過「深港通」投資於深交所中小板及/或創業板,因此可能導致基金及其投資者蒙受重大損失。有關投資須承受以下風險:
中小板及/或創業板的上市公司通常屬新興性質,經營規模較小,且相較於在深交所主板上市的公司,該等公司的股價及流動性波動較大,且面臨更高的風險,換手率亦更高。
中小板及/或創業板上市的股票估值可能過高,而該極高估值可能無法持續。由於流通股較少,股價可能更易被操控。
與在創業板上市的公司有關的規則及規例在盈利能力及股本方面可能不及主板及中小板的有關規則及規例嚴格。
在中小板及/或創業板上市的公司發生除牌可能更為普遍及迅速。倘若基金投資的公司被除牌,可能對基金構成不利影響。
11. 與中國銀行間債券市場相關的風險
透過中國銀行間債券市場項目及/或債券通投資於中國銀行間債券市場須承受監管風險及多項風險,例如波幅風險、流通性風險、結算和交易對象風險以及一般適用於債務證券的其他風險因素。透過中國銀行間債券市場項目及/或債券通投資於中國銀行間債券市場的相關規則及規例或會變更,且可能具有追溯效力。倘若在中國銀行間債券市場開立帳戶或進行交易被中國有關當局暫停,則基金投資於中國銀行間債券市場的能力將受到不利影響。在該情況下,基金達致其投資目標的能力將受負面影響。與基金於中國之投資有關的中國現行稅務法律、法規及慣例亦存在風險及不確定性。
12. 債務證券相關之風險
本基金可投資於(但並不限於)債務證券。概不保證投資於債務證券不會產生虧損。可能影響基金所持有債務證券的價值的因素包括:(i)利率的變動;(ii)發行人之信用可靠性;及(iii)本基金所持有的債務證券之流通性。債券的價格一般會隨利率下降而上升;隨利率上升而下跌。較長期債券通常對利率變動較為敏感。發行人的信貸質素降低,或會對有關債券及本基金之估值造成不利影響。債務證券之流通性或會因市場情緒而顯著波動。債務證券可能不能以理想時間或價格出售,基金可能需要接受 以較低價格出售債務證券,甚或不能出售債務證券。
13. 流通性風險
本基金可投資於其交易量或會因市場情緒而顯著波動之工具。本基金作出之投資或會面對因應市場發展及投資者之相反看法而變得流通性不足之風險。基金在未能出售其投資組合持倉的情況下,可能會對基金的價值產生不利影響或因此未能從其他 投資機會中獲益。
14. 股票風險
股票市場可能大幅波動,而股價可能急升急跌,並將直接影響基金的資產淨值。當股票市場極為反覆時,基金的資產淨 值可能大幅波動,而基金可能需蒙受重大損失。
15. 估值風險
本基金的投資估值或會涉及不明朗因素及判定性的決定。倘若該等估值不正確,此可能影響本基金的資產淨值計算。
16. 信貸風險
倘若基金之資產所投資之任何證券之發行人違約,基金之表現將會受到不利影響,而基金可能蒙受重大損失。定息證券不履行支付利息或本金之責任或會對基金之表現造成不利影響。發行人的信貸質素降低,或會對有關債券及基金之估值造成不利影響。信貸評級機構給予的信貸評級並不保證發行人的信用可靠性。
17. 有關動態資產配置策略的風險
基金的投資或會定期重新調整比重,以致基金所招致的交易費用或會較採用固定配置策略的基金為 高。
18. 投資級別債券風險
投資級別債券獲信貸評級機構(包括但不限於惠譽、穆迪及╱或標準普爾)於信用可靠性或債券發行的違約風險的基礎上給予屬於高評級界別的評級。評級機構覆核該等評級。倘若經濟環境(例如市場或其他情況)影響有關債券發行,該等債券的評級可能因此被下調。債券評級的下調或會對該等債券之價值造成不利影響,基金的表現亦可能因而受到不利影響。本基金不一定能夠出售被下調評級的債券。此外,基金可能面對較高不獲履行支付利息及償還本金之責任的風險。因此,投資者收回的金 額可能低於原本的投資額。
19. 低於投資級別/未獲評級投資之風險
基金可投資於未獲評級或評級低於投資級別之債券及其他債務證券。因此,該等投資將承受較其他評級較高的證券為高之信貸及流通性風險。於經濟下滑時,該等債券一般較投資級別債券價格跌幅更大,因其通常承受較高之發行人違約風險。當基金投資的任何高收益債券違約或如利率改變,基金資產淨值或會下跌或受負面影響。
20. 「點心」債券(即在中國境外發行但以人民幣計價的債券)市場風險
「點心」債券市場的規模仍然較小,更易出現波動且缺乏流通性。倘有關監管機構頒佈限制或約束發行人透過債券發行籌集人民幣的任何新規例,及/或逆轉或暫停境外人民幣(CNH)市場的自由化進程,則「點心」債券市場之運作以及新債發行可能會中斷,導致基金資產淨值下跌。
21. 類別貨幣風險
各類別之類別貨幣可能不同於基金之基本貨幣及其所投資的資產之貨幣及/或投資者之投資的基本貨幣。倘若投資者將其投資之基本貨幣轉換為類別貨幣以投資於一特定類別,及於其後將贖回所得由該類別貨幣轉換至其原有之投資基本貨幣,投資者可能因該類別貨幣對該原有貨幣貶值而蒙受損失。舉例而言,倘投資者之投資基本貨幣為港元(即非人民幣)而選擇投資於人民幣類別,則該投資者可能承受較高的貨幣風險。與以人民幣為原有之投資基本貨幣的投資者相比,該投資者可能因在將其人民幣 投資再轉換回港元時,港元與人民幣之匯率波動而蒙受較高損失。
22. 貨幣對沖類別風險
各貨幣對沖類別可將基金之計價貨幣對沖回其計價貨幣,旨在提供與以基金之基本貨幣計價的類別相關的投資回報。對沖交易的成本及所得盈虧將會反映於有關貨幣對沖類別單位之每單位資產淨值內。有關該等對沖交易的任何成本視乎當前 市況而定可屬重大,將只由該貨幣對沖類別承擔。 應用於某特定貨幣對沖類別之確切對沖策略或會不同。此外,概不保證能夠獲得預期的對沖工具或對沖策略將會達到預期效果。在該等情況下,貨幣對沖類別之投資者可能仍需承受未對沖之貨幣兌換風險(舉例而言,如人民幣對沖類別之對沖策略無效,視乎人民幣相對於基金的基本貨幣,及╱或該基金的非人民幣計價相關資產的其他貨幣的匯率走勢而定:(i)即使非人民幣計價的相關資產的價值上有收益或並無虧損,投資者仍可能蒙受損失;或(ii)如基金的非人民幣計價相關投資的價值下跌,投資者可能蒙受額外損失)。倘若用作對沖目的之工具之交易對象違約,貨幣對沖類別的投資者可能承受未對沖的貨幣兌換風險及可能因此承受進一步損失。 儘管對沖策略可能保護貨幣對沖類別的投資者免受基金的基本貨幣相對於貨幣對沖類別之計價貨幣之價值下跌所影響,惟倘若貨幣對沖類別之計價貨幣對基金之基本貨幣下跌,則該對沖策略可能大幅限制以類別貨幣列值的貨幣對沖類別之任何潛在升值的利益。
23. 從資本撥款作出分派之風險
當基金所產生之收入並不足夠支付基金宣佈之分派時,經理人可酌情決定該等分派可能由資本(包括 實現與未實現資本收益)撥款支付。投資者應注意,從資本撥款支付分派即代表從投資者原先投資基金之款額或該項原先投資應佔的任何資本增值退回或提取部分金額。因此,基金未來可用作投資的資本及資本增值或會減少。基金作出任何分派均可能導致每單位資產淨值即時下跌。此外,高分派收益並不表示總投資的正或高回報。貨幣對沖類別之分派金額及每單位資產淨值可能受到有關貨幣對沖類別的參考貨幣與基金的基本貨幣之利率差異的不利影響,導致從資本撥款支付分派的金額增加,繼而使資本被侵蝕的程 度較其他單位類別為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