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制不公衍生裙带政治 成香港深层次问题

2019-07-22 04:46
分享
  • 分享

北大教授张千帆7月3日在《金融时报》发表的文章〈重启政改才能让香港回归稳定〉,是很中肯的分析,但政改只解决眼前问题。裙带主义不处理,只能有短期的安定。

featured

今时今日,香港出现回归以来最严重的管治危机。开始是反对《逃犯条例》修订,到6月12日发展到对警察滥权的控诉,至7月1日占领立法会后示威者读出宣言的5项要求。民间诉求清清楚楚,特区政府则选择性回应。结果是政府继续被骂、施政继续受阻、民怨继续扩大、警权继续放肆、社会继续动荡。

这段时间,内地媒体不乏香港的报道,老百姓知道香港发生什么事。但内地媒体的局限,影响群众对香港看法的偏差。内地谈香港的文章,主要是两个观点,一个是香港经济发展出问题、贫富问题严重、房价高与天齐、青少年缺乏出路;另一个是阴谋理论,香港是国际间谍中心,事件背后有外国势力。

谢清海:港须激进改革消除不公

香港经济的确是出了问题,但不是内地文章的发展论,而是裙带资本主义(crony capitalism)非常严重,商业竞争很不公平。 《经济学人》在2014年设计裙带资本主义指数,香港已经高踞第一位。崇尚原始自由经济(芝加哥学派)的港大教授王于渐在2016年发表过文章谈香港裙带资本主义,并建议竞争事务委员会调查公共屋村维修投标事宜。香港基金之王、惠理集团灵魂人物谢清海,在200万人上街后,于6月22日在《南华早报》发文,提出香港必须来个「激进(radical)」的经济和社会改革,以消除不公。谢清海还提出,改革由打破地产霸权(property cartel)开始。

这22年来,特区政府没有正视裙带资本主义问题,甚至给人遭地产商绑架的感觉,土地和房屋问题处处被动。大地产商的新界储备土地,政府不敢依法收回,宁可提出欠说服力的公私营合作。东大屿填海最终仍是益地产商,政府宁可花千多亿元纳税人的血汗钱,也不愿意接纳周永新教授的500亿元拨款开展全民退保方案。这些逆民意措施(倒行逆施?),老百姓看在眼里,气在心头。

裙带主义不单出现在经济环节,在政治和社会层面亦愈来愈严重。特首和立法会选举的不公平制度,一直没有改善。行政会议成员的资历,有几多个是让人心悦诚服?政府委任的各个咨询委员会成员,过程不透明、资格不清楚、能力不服众。有识之士心里明白,宁可明哲保身,懒得趟那浑水。政府架构愈来愈一言堂。

年轻一代不甘于挣钱供楼「四仔主义」

裙带主义也在社区浮现。建制政党资源丰富,不但以蛇斋饼糉吸票,还通过控制区议会拨款公私两利。这8年来,政黑合作若隐若现,劣质政治抬头,礼崩乐坏。这些裙带政治,较裙带资本主义更差更坏更邪恶。

要解决香港难题,需要中央政府的认可及配合。香港已经是后工业、后知识时代的公民社会,年轻一代不甘于挣钱供楼的「四仔主义」,要求公义公平公道公正。北大教授张千帆7月3日在《金融时报》发表的文章〈重启政改才能让香港回归稳定〉,是很中肯的分析,但政改只解决眼前问题。裙带主义不处理,只能有短期的安定。

御峰理财董事总经理陈茂峰博士 CFA, CFPCM
(原刊于2019年7月9日《明报》)

相关文章

随时随地配置全球资产

查询电话

852
3896 3896

香港北角英皇道101号15楼1501室

星期一至五(公众假期除外)09:00 - 18:00

版权所有 © 2019 御峰理财有限公司。保留所有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