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中事件」反映中港文化冲突

2019-06-24 08:34
分享
  • 分享

中国的法律,是执政的工具,松紧是要审时度势,没有客观标准;香港人习惯了法治,事事有规可循。

featured

2019年6月16日,会是香港历史重要的一天。在民主社会,整个管治班子只能总辞谢罪。香港自2002年开始所谓高官问责制,除了董建华属下的梁锦松、叶刘淑仪及杨永强,试问哪个司局长曾经因为决策过失承担政治责任下台? (麦齐光是涉嫌不诚实申请房屋津贴而请辞。)

2015年6月,则是中国A股市场的历史时刻。 A股在2014年开始所谓「改革牛」行情,上证指数升了53%。踏入2015年,牛市加速。 4月,新华社连发7篇文章为牛市打气。到4月21日,《人民日报》有篇题为〈4000点才是A股牛市的开端〉的文章,吸引散户大胆入市。但在6月13日星期六,中国证监会发文〈禁止证券公司为场外配资活动提供便利〉。之后A股深度调整,上证在不足3个月跌了45%,深证和创业板更在3个月时间「腰斩」。

中国证监会认为有人恶意沽空A股,展开调查。中信证券10多名高管被拘留调查,最终总经理程博明被判刑3年半,罪名是非国家公务人员的受贿罪,另2名高管各被判3年及2年。私募一哥徐翔被控操纵证券市场罪成,判5年半、罚款110亿元。中国证监会行政处罚多家证券公司、公募基金公司和私募基金公司,主要是罚款和警告。

中美谈判陷僵局 或因双方思维方法不同

2015年A股股灾,在港中资券商和在华外资公司也受影响。新闻报道的,包括香港上市的国泰君安国际(1788)的董事会主席兼行政总裁阎峰失联了个多月,英士曼(MAN)这家环球最大的上市对冲基金公司中国区主席李亦非也失踪一段时间。唯有不在华的外资金融机构工作人员,能不受被失踪、调查。如果《逃犯条例》修订通过,在香港的国际大鳄肯定另觅办公地方,选新加坡也不选香港。

香港大学亚洲环球研究中心(Asia Global Institute)主任陈志武教授在月初有篇文章,分析美国和中国贸易谈判谈不拢的原因,其中一个观点是中美双方背景和思维方法不同。美方代表是法律专才,要求双方同意的条件巨细无遗记录在案,而中方代表是经济专家,认为同意了大方向和框架,细节不需要斤斤计较。陈教授认为美国是法律为本(rule of law)的国家,中国则是靠行政方法(administration action)管理国家。两国治理理念不同,也反映在谈判代表不同的背景、及对协议条文要求的差异上。

中国法律无客观标准 港人习惯有规可循

其实陈志武教授的分析,同样适用在中港问题。中国的法律,是执政的工具,松紧是要审时度势,没有客观标准;香港人习惯了法治,事事有规可循。

中国答应一国两制,河水不犯井水,却又要显示宗主国的角色。香港不是主权国,当中国跟足香港法例要求香港引渡任何人,香港法院不能说不。人到大陆,就已经是另一个世界。

御峰理财董事总经理陈茂峰博士 CFA, CFPCM
(原刊于2019年6月18日《明报》)

相关文章

随时随地配置全球资产

查询电话

852
3896 3896

香港北角英皇道101号15楼1501室

星期一至五(公众假期除外)09:00 - 18:00

版权所有 © 2019 御峰理财有限公司。保留所有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