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解科技供应链的连锁反应

2019-06-18 06:28
分享
  • 分享

贸易战已经延伸至科技领域。供应链冲击不能只看到表面,更严重会冲击第二层供应商甚至多层关联企业。投资者应密切监控贸易战进展,在投资组合中减少受供应链影响的组合,增加对冲的防御型板块和股票。

featured

2018年,中美贸易冲突成为环球经济增长的最大风险。近期,贸易战从关税领域升级至科技领域,拖累增长势头最强劲的科技龙头,为经济前景增添新阴霾。即使企业已重新部署全球供应链,但是供应链冲击远超表面所估计。

贸易战冲突升级源于美国商务部制裁华为,尽管提供90日的豁免期,对于华为和其供应商而言,负面冲击依然十分严重。

勿忽略第二层供应链关系

华为是目前世界第二大流动电话生产商,也是5G领域的领头羊。根据2018年数据显示,华为92间供应商中有33间位于美国,而其中31间企业是标普500指数或纳斯特指数成分股【图】。标指20间与华为相关的企业中,构成指数和科技板块权重分别达8%及38%;15间企业以中国作为最大收入来源地,有8间企业的收入来自中国比例超过40%。从行业来看,31间企业中有16间来自半导体行业。在费城半导体指数中,30间企业有14间与华为有关,难怪该指数5月份录得超过16%的负回报。

31间华为美国供应商中国收入占比

资料来源:Factset

中国目前亦是标普500企业收入最大非本土来源地。依赖中国市场作为需求的企业受到冲击显而易见,微软和苹果中国市场占总收入比例分别达到10.3%和18.3%,足见其重要性。

另一家企业更能反映供应链的冲击。亚马逊来自中国的收入占总额仅2.7%,而其第一层供应商、合作伙伴、客户来自中国的涉及25家,占总数约3.1%。不过,如果我们将视野拓宽至供应商的关联企业,亦即是第二层供应链关系,将出现另一番景象。亚马逊供应商合计有4908间关联企业,其中493间来自中国,占比上升至10%。如果把供应商、合作伙伴和客户重复计算,中国关联企业占比将上升到11.4%。

亚马逊的例子告诉我们,美国企业可能没有太多中国直接关联企业;但是,在全球一体化下,企业受某个国家的影响可能远超预期。对于投资者而言,切勿忽视贸易战的第二轮冲击。

分散投资应对科技战

从过去10年数据显示,科技板块和非必需消费行业相关性较高,与能源、健康医疗、公用事业相关性较低。根据Factset研究Barra美国股票短期风险模型,如果半导体行业下挫超过30%,科技行业将录得1.72%跌幅。

贸易战已经延伸至科技领域。供应链冲击不能只看到表面,更严重会冲击第二层供应商甚至多层关联企业。投资者应密切监控贸易战进展,在投资组合中减少受供应链影响的组合,增加对冲的防御型板块和股票。

御峰理财研究部投资组合经理林昱钧
(原刊于2019年6月15日《信报》)

相关文章

随时随地配置全球资产

查询电话

852
3896 3896

香港北角英皇道101号15楼1501室

星期一至五(公众假期除外)09:00 - 18:00

版权所有 © 2019 御峰理财有限公司。保留所有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