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汇制度面临崩溃危机?

2019-05-06 06:33
分享
  • 分享

香港货币基础方面,它由四部分组成,包括负债证明书、政府发行的流通纸币及硬币、总结余及外汇基金票据及债券。截至于3月底,上述四项数字分别为4,929.35亿元、130.39亿元、647.53亿元及10,646.08亿元。可见,银行体系总结余只占货币基础不足百分之四,是其中的一小部分而已。

featured

在今年3月,金管局七度入市,合共买入221亿港元。曾于2008年一沽成名的对冲基金经理Kyle Bass最近撰文,指港元汇率制度会面临崩溃危机。 Bass的一个主要论点是,HIBOR跟LIBOR存在息差,促使市场出现「沽港元、买美元」的活动,令资金不断流走,银行体系总结余最终降至零。

事实上,套利交易的观点非新猷。在金管局在本年3月份的《货币与金融稳定情况半年度报告》亦有提及,并称面对中美贸易摩擦持续、英国脱欧谈判以及美国货币政策正常化步伐等不明朗因素,资金流波动或会加剧。

香港货币基础方面,它由四部分组成,包括负债证明书、政府发行的流通纸币及硬币、总结余及外汇基金票据及债券。截至于3月底,上述四项数字分别为4,929.35亿元、130.39亿元、647.53亿元及10,646.08亿元。可见,银行体系总结余只占货币基础不足百分之四,是其中的一小部分而已。

联汇制度具体上透过货币发行局机制来运作。在货币发行局制度下,香港的货币基础必须以外汇储备提供十足支持,而外汇基金中的「支持组合」就是为香港的货币基础提供支持。该组合所持资产是高流通性及信贷质素优良的的美元资产(如美国国库券)。欲冲击港元的大鳄要先问问自己有没有能力与外汇基金对抗。

再者,货币发行局制度透个自动利率调节机制,维持港元汇率稳定。当资金流出,使港元触及弱方兑换保证时,金管局就保证以1美元兑7.85港元向银行买入港元。由于港元供应减少,推动利率上升(变相增加了借港元沽空的成本),诱使市场人士买入或减少沽出港元,令港元汇价转强。

至于Bass的另一些论点是否成立,有兴趣的读者可看2018年金管局副总裁阮国恒撰文的「拆解对香港银行业信贷风险​​的误解」文章,此处不赘。

御峰理财研究部
(原刊于2019年5月5日东方日报)

相关文章

随时随地配置全球资产

查询电话

852
3896 3896

香港北角英皇道101号15楼1501室

星期一至五(公众假期除外)09:00 - 18:00

版权所有 © 2019 御峰理财有限公司。保留所有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