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淡因素涌现 美元平稳偏弱

2018-09-06 07:33
分享
  • 分享

四月中以来,美汇指数延续上涨趋势。同时,亚太地区不同国家汇率全面变弱,部分央行更扭转利率周期应对资金外流压力。美元上升受短期因素干扰,中期仍可维持平稳偏弱的方向。

美元上升受一系列宏观事件驱动。今年第一季度欧元区、日本和中国制造业PMI指针预示其制造业动能减弱。相反,美国受惠减税刺激效应,经济增长和企业盈利增速较去年第四季度加快。美国和不同地区的增长差驱动美元升值。

另一方面,中国及美国的贸易摩擦持续升温,地缘政治不确定性都会触发美元回流等避险资产。步入五月中,意大利等欧洲边缘国家政局动荡,亦令欧元和欧洲的国债收益率面临压力。

未来利息优势缩窄

从货币政策角度而言,欧洲、日本等经济体都处于再通胀的早期阶段,未来两年全球货币政策趋向紧缩。美国联储局不再是全球唯一一个开始收紧货币政策的主要央行,因此,美国联储局和其他主要经济体央行的利率差距将会愈来愈小。

另一方面,美国和其他主要经济体的国债利差水平已十分极端。美国和德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利差已扩张至超过250个基点,高于历史均值2个标准偏差以上。 这利差水平反映市场极端的经济增长逊于预期,而我们认为增长逊预期已达极限。若下半年欧元区和中国经济恢复增速,美国和其他经济体的经济增长差就会收窄, 利差收窄驱使美元兑其他货币贬值。

从政治角度来看,美国并非希望美元过于昂贵。透过减税和增加开支计划后,美国产能水平和利用率有所上升。多余产能需透过出口消化,过于昂贵的汇率不利美国产品的市场竞争力。因此,经过半年的升值,美元未来数月将会来到临界点。

短期而言,美元强势不利新兴市场,特别是经常帐户和财政收支逆差较大的经济体。亚太地区基本面更为稳定,受短期美元上升的冲击低于其他新兴市场。

御峰理财研究部

(原刊于2018年6月10日《东方日报》)

相关文章

随时随地配置全球资产

查询电话

852
3896 3896

香港北角英皇道101号15楼1501室

星期一至五(公众假期除外)09:00 - 18:00

版权所有 © 2019 御峰理财有限公司。保留所有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