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央行难以长期坚持超宽松货币政策

2018-09-20 01:35
分享
  • 分享

日本央行行長黑田東彥剛剛才在上星期四的新一年首次公開演講中重申當局必須繼續執行量化寬鬆政策,但從日本央行披露的12 月 31 日的資產負債表的情況卻顯示12月央行資產負債表規模較11月縮少,亦即當局實施QQE以來首次出現縮表的情況。日本央行意外的舉動造成市場的憂慮,刺激到日圓匯率及日本債券孳息率上揚,然而,現時就認定日本寬鬆貨幣政策已經結束仍然為時過早。

日本央行於週二宣佈削減部分長期限公債的購債規模,其中 10-25 年期公債的購債規模減少 100 億日圓至 1900 億日圓;25 年期以上公債購買規模減少 100 億日圓 至800 億日圓。日本央行的縮減買債規模金額並不多,與歐美央行縮減規模相比更是小巫見大巫。事實上,過去兩年日本央行買債的規模其實亦都不斷縮少。2016 年全年日本央行的資產負債表規模增加了 93.4 兆日元,而 2017 年全年增幅為 44.9 兆日元,不及 2016 年增幅的一半。

 

圖: 日本央行資產負債表按月變動(十億日圓)

資料來源: 日本央行、Wolfstreet.com

 

從宏觀經濟看角度來看,環球通脹升溫最終都會傳導到日本,對日本央行來說,未來要與其他央行背道而馳,堅持走超寬鬆貨幣政策的壓力越來越大。以往環球經濟仍陷於困境的時候,日本央行透過超寬鬆貨幣政策以支持安倍政府的財政刺激措施及經濟改革的計劃,對於近年來日本對抗通縮威脅的作用很大。然而,隨着央行資產負債表越來越大(目前相當於日本 GDP 的 96%),進一步的寬鬆政策對刺激經濟作用不再明顯,反而造成市場資產的定價扭曲。現時,環球貨幣政策正常化的趨勢令到日本央行所面對的壓力越來越大,日本央行跟隨其他央行收緊貨幣政策實為大勢所趨。

事實上,日本央行部分官員在上年年尾之時就已經有發出過一些偏鷹的信號。就在上年十一月,日本央行審議委員布野幸利就公開提到過,寬鬆政策所造成的政策成本已經達到了不可忽視的界限,日本央行必須提高對此的警覺。隨後,黑田東彥亦都表示,逆轉利率損害銀行利益,亦限制了借貸,實際上是對經濟的傷害而非幫助。這些言論當時就一度刺激推動日元上揚。但在安倍晉三指出希望日本央行能夠繼續進行大膽的貨幣刺激政策之後,黑田東彥的口風出現急轉來安撫市場。這一系列的事情反映,日本央行仍會繼續以寬鬆的貨幣政策支持安倍的經濟政策,但當局未來要繼續堅持超寬鬆的貨幣政策將會更為困難。

現時市場最關注的是,日本央行將如何解釋是次縮減買債規模的舉動,以及當局會不會繼續堅守會用無限資金把10年國債保持於靠近零水平的承諾。而市場對日本央行在實施QQE以來首次出現縮表的情況頗為敏感,反映投資者對央行貨幣政策的不確定性感到不安,預期這種不安情緒將會影響到日股的表現,以及推動短期日圓及日債孳息率趨強。

 

MAS債務相關證券類別、香港中國股票類別及中國A股類別

內地經濟數據向好,支持中港股市於元旦假期後持續走高,我們的組合表現與市場相約。我們正在物色基建投資主題類型股份,希望能受惠於近期板塊表現的反彈,以及進一步分散組合風險。

資料來源: 彭博資訊、御峰理財研究部

相关文章

随时随地配置全球资产

查询电话

852
3896 3896

香港北角英皇道101号15楼1501室

星期一至五(公众假期除外)09:00 - 18:00

版权所有 © 2019 御峰理财有限公司。保留所有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