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息环境正蔓延全球

2018-11-01 09:14
分享
  • 分享

日本和欧洲央行的量化宽松和负利率政策令其本国债券收益率跌入负值区间。目前,约80%日本国债在负利率区间交易。欧元区国债的收益率亦有接近一半处於负值区间。负利率不但令本地区债券收益率走低,亦通过金融市场传导至其他地区的国债市场,特别是美国国债市场。

 

追息资金流出负利率地区

在低利率环境下,资金正在逃出负利率地区,流向其他相对高息的地区。2016年第一季度,欧元区投资者净购买1,520亿非本地债券,其中790亿流入美国债券市场。

 

欧元区资金加速配置海外债券资产(单位:10亿) 

资料来源:ECB;Amundi

 

值得留意的是,当前欧元区和日本都拥有约3%至4%以上的贸易顺差。理论上,欧元和日圆应该升值。资金购买非本地资产,资本账户出现逆差,人为逆转货币趋势。宽松的货币环境令货币升值幅度有限,资金延续追息趋势。

 

美国国债所受影响不容忽视

从欧元区和日本流出的资金大部分流入美国债券,压低美国债券的收益率。特别在2016年,美联储局过往资产购买计划中有2,320亿国债到期。其中一部分被低息国家资金所吸收。另一方面,尽管中国官方在减持美国债券,但是亚洲区内其他国家正在增持美国国债,抵消中国的资金流出。

美国长年期国债收益率被海外资金压低对美联储局决策亦带来一系列的难题。美联储局6月份声明已经提及,「海外投资者的资金正在离开低息地区,流入美国长期国债,对美国国债收益率产生下行压力」。因此,美联储局加息未必能够重新构建倾斜的利率曲线,从而增加长年期资产的吸引力。

8月初,美国公布非农就业人数远超市场预期75,000人。同时,平均每小时时薪按年上升2.6%,是本轮复苏周期以来的最高水平,亦打消市场对通胀低预期的疑问。不过,无论是利率期货市场还是国债市场都并未反映这一超预期数据,9月份加息概率更是从月底40%下跌至20%。

总括而言,负利率不仅左右日本和欧元区投资者的取向,亦影响美国长期国债的收益率,甚至延迟美联储局的加息决定。

相关文章

随时随地配置全球资产

查询电话

852
3896 3896

香港北角英皇道101号15楼1501室

星期一至五(公众假期除外)09:00 - 18:00

版权所有 © 2019 御峰理财有限公司。保留所有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