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搜索基金结果

iFund App

iFund App 下载

下载 iFund 手机 App,随时随地配置全球资产
Get it on App StoreGet it on Google PlayGet it on iFund Server

我的账户

启动iFund账户
须提供
个人资料及启动资金
iFund App

iFund App 下载

下载 iFund 手机 App,随时随地配置全球资产
Get it on App StoreGet it on Google PlayGet it on iFund Server

摩根中国入息基金 Acc 美元

JPMorgan China Income Fund Acc USD

HK0000053956

风险等级: 5级

iFund 的投资产品风险评级为一个衡量单一基金的地域和资产类别、投资风格和任何潜在因素的质化和量化并重的评估机制。风险评级分为一至六(1(最低风险)至6 (最高风险))等级别。风险评级为5或6的基金大多投资于单一市场或行业的股票、甚至包括衍生工具,为投资者提供资本增值。有关详细资讯,请参阅「流程说明」页面下的「尽职审查」。

非交易时段

交易资料

交易
快捷可靠

无需衍生产品
知识可购买

HKD10,000.00起投

1.75%

(maximum 2.5%)

HKD10,000.00起投

HKD / JPY / EUR / GBP / RMB / USD / NZD

HKD10,000.00起投

HKD10,000.00

HKD16,000.00

每日

14:00

2020-10-25

  • 该基金有配额限制,认购或转入基金需按当时配额供应情况才可进行交易。
*下图为基金价格,并未包括基金派息 (如适用)

基金表现(包括派息,如有)

1个月
+2.30%
3个月
+6.16%
6个月
+18.29%
1年
+12.39%
3年
+14.00%
5年
+56.12%

分析数值 (3年)

年度化回报
+4.46%
年度化波幅
+13.76%
夏普比率
+0.25

基金资料

基金公司
摩根基金(亚洲)有限公司
基金成立日期
2009-06-21
基金经理
Lilian Bik Han Leung
Shaw-Yann Ho
Jason Pang
基金经理开始日期
Lilian Bik Han Leung (Start Date: 2013-01-01) Shaw-Yann Ho (Start Date: 2018-02-26) Jason Pang (Start Date: 2018-04-04)
主要投资地区
中国A股
资产类别 / 行业
股票 - ​​所有类型
风险评级
5级

iFund 的投资产品风险评级为一个衡量单一基金的地域和资产类别、投资风格和任何潜在因素的质化和量化并重的评估机制。风险评级分为一至六(1(最低风险)至6 (最高风险))等级别。风险评级为5或6的基金大多投资于单一市场或行业的股票、甚至包括衍生工具,为投资者提供资本增值。有关详细资讯,请参阅「流程说明」页面下的「尽职审查」。

基金规模(截至 2020-09-29)
USD 430,195,111.672
基金管理费
1.75% (maximum 2.5%)
最新派息
不适用

同类前列基金

    暂无基金

交易资料

交易
快捷可靠

无需衍生产品
知识可购买

HKD10,000.00起投

1.75%

(maximum 2.5%)

HKD10,000.00起投

HKD / JPY / EUR / GBP / RMB / USD / NZD

HKD10,000.00起投

HKD10,000.00

HKD16,000.00

每日

14:00

2020-10-25

  • 该基金有配额限制,认购或转入基金需按当时配额供应情况才可进行交易。

派息记录

无派息记录

投资目标

基金的投资目标是为投资者提供收益及长远资本增值,为达致此目标,基金投资其非现金资产至少70%于(a)以中国为基地、在当地任何证券交易所上市或主要在当地经营,且投资经理人预期会派发股息之公司之股票证券,及(b)在中国境内或境外发行及/或分销的中国债务证券。基金可透过投资经理人的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QFII」)额度将其非现金资产最多50%投资于境内中国证券。

风险性质及程度

投资涉及风险。请参阅销售文件所载详情,包括风险因素。
1. 新兴市场风险
会计、审计及财务申报标准可能不如国际标准严格。国有化、征用私产或充公性税项、外汇管制、政治变动、政府规例、社会不稳定或外交发展均有可能对新兴市场经济或本基金之投资价值构成不利影响。
2. 分散投资之风险
本基金乃高度专门性基金。虽然本基金之投资组合已投资于多项投资项目,但投资者应注意本基金较投资范围广 泛之基金(如环球或地区股票基金)为波动,而本基金可能受到不利影响。
3. 中国市场风险
投资中国证券市场须承受投资新兴市场的一般风险和中国市场特有的风险。在中国进行之投资将容易受到中国政治、社会或经济政策任何重大变动之影响,包括可能之政府干预。基于上述特定理由,此种敏感度可能对资本增长,以至此等投资的表现带来不利影响。中国政府对货币转换之控制及汇率未来之变动,可能对发行基金所投资的相关中国证券之公司之营运及财务业绩带来不利影响。鉴于上述因素,中国证券之价格可能会在若干情况下大幅下跌,可能对基金之表现造成不利影响。现时可供经 理人选择之「A」、「B」及「H」股之发行,与其他市场可提供之选择比较可能相对有限。中国「A」股及「B」股市场之流通性及交易量亦可能较低,与其他市场相比,该两个市场就综合总市值及可供投资「A」股及「B」股数目而言均相对较少。此情况可能导致股价大幅波动。
此外,中国证券交易所可能对中国A股施行交易波幅限额,据此,倘若某一中国A股证券的买卖价已上升或下跌至超逾交易波幅限额,该证券在有关证券交易所的买卖可能会被暂停。暂停买卖将使基金无法为其于该证券之持仓(如有)进行平仓。此外,即使暂停买卖其后解除,基金未必可按理想的价格平仓。该交易波幅限额可能因而对基金于中国A股之投资造成不利影响。
4. 中国税务风险考虑
与基金于中国之投资有关的中国现行税务法律、法规及惯例存在风险及不确定性。倘基金承受的税项负担增加,可能对基金价值造成不利影响。经理人、投资经理人及助理经理人保留就基金投资于中国证券的收益作出税项拨备的权利,此可能影响基金的估值。根据专业的税务意见,除按自2014年11月17日生效的企业所得税法之暂时豁免获特定豁免之中国A股的收益外,已就所有从中国赚取之收入(包括中国证券、股息及利息的收益)作出10%的全额税项拨备,直至中国当局发出足够明确的指 引豁免特定种类之从中国赚取的收入(如中国债券的收益)为止。 由于未能确定中国证券的若干收益是否或如何被征税、中国的法律、法规及惯例可能更改及税项可能被追溯缴纳,经理人、投资经理人及/或助理经理人为出售中国证券所获取之收益而提拨的任何税务准备可能会过多或不足以应付最终的中国税项负担。因此,对投资者可能构成有利或不利的后果,此取决于如何就该等收益征税之最终结果、拨备额及投资者认购及╱或赎回基金的单位之时间。由于投资者可认购及╱或赎回基金的单位及税项拨备存在不确定性,此乃不可避免。基金每单位资产净值为每日计算,可以按每基金单位的资产净值赎回。于赎回后,投资者不会受正面或负面影响。因此,过去的单位持有人将不会收取因任何往后拨回之税项拨备或投资市值增加的款项,亦不会受到因税项拨备不足而增加拨备的负面影响。任何因拨备少于实际税务负担而造成之短缺将于基金的资产中扣帐,将对基金之资产价值造成不利影响。
5.QFII风险
基金本身并非QFII,但可藉著投资经理人及╱或其他QFII持有人之QFII资格直接投资于QFII允许之证券。QFII资格可被撤销,尤其是因为QFII严重违反有关之条例及规定。倘若投资经理人失去其QFII资格,本基金未必能够直接投资QFII允许之证券及可能因被要求出售其持有之投资而对本基金造成重大不利影响。概不能保证投资经理人将能够从其QFII投资额度中分配出充足的部分以应付基金所有认购申请,或赎回要求可因有关法律或规例的不利改变,包括QFII调回限制的转变而适时处理。该等限制可能导致基金暂停买卖。基金投资QFII允许之证券之能力及汇出资金之能力或会受到投资经理人利用其QFII投资额度所管理之客户帐户或互惠基金或投资经理人本身所作出之投资、表现及╱或资金汇出的不利影响。透过QFII作出之QFII允许之证券的投资以人民币进行。基金将就该等投资承受美元兑人民币的任何汇率波动之影响。
6. 中国交易所买卖股票指数期货风险
中国期货交易所正处于发展期。此情况可导致较大交易波动、结算困难,以及对于诠释及应用相关规例的不确定性。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中金所」)已向投资经理人(作为QFII)授予对冲额度,以特定供本基金直接投资于中国交易所买卖股票指数期货合约时用作对冲目的。对冲额度受中国证监会制订之即日成交额限额所规限。概不保证对冲额度将被使用,或如被使用,会达致预期效果。另外,对冲额度有固定期限。概不保证投资经理人(作为QFII)将于期限届满后将本基金的申请续期或中金所将会批准任何续期申请或会否获授予同等金额之对冲额度。任何相关规例的更改亦可能影响对冲额度或任何续期申请。
7. 中国经纪风险
交易之执行及结算或任何资金或证券之转让可能由投资经理人(作为QFII持有人)委任的中国经纪进行。本基金或会蒙受由于中国经纪违责、丧失资格或破产而导致重大损失之风险,包括在其破产时,由中国期货经纪持有之任何期货保证金的损失。于此等情况下,本基金可能于执行及结算任何交易或转让任何资金或证券时受到不利影响。于挑选中国经纪时,投资经理人(作为QFII持有人)将考虑佣金收费率之竞争力、相关指示的规模及执行标准等因素。投资经理人将于挑选、委任及持续监察中国经纪的过程中作出合理的谨慎和努力,并确保中国经纪维持适当的资格及足够的能力提供相关服务。如投资经理人认为适 当,单一中国经纪可能会获委任,而本基金未必支付巿场上可得的最低佣金。
8. 人民币货币风险
人民币现时不可自由兑换,须遵守由中国政府实施的外汇管制政策及资金汇出限制。如该等政策将来有所变动,基金或投资者之持仓可能受到不利影响。概无法保证人民币不会贬值,而其在该情况下的投资价值将受到不利影响。基金购入的某些投资将以人民币计价,而基金以美元计价。投资者承受美元与人民币之间的汇率变动。投资者可能会蒙受损失,视乎人民币相对美元的汇率走势而定。境外人民币(CNH)及境内人民币(CNY)虽属相同货币,但以不同汇率买卖。境外人民币(CNH)与境内人民币(CNY)间出现任何差异,可能对投资者造成不利影响。在特殊情况下,以人民币支付的赎回款项及╱或分派或会因人民币适用的外汇管制 政策及限制而被延误。
9. 与「中华通」相关的风险
基金将能通过「中华通」买卖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交所」)及/或深圳证券交易所(「深交所」)上市的若干合资格股票,故此须承受以下风险:
「中华通」的有关规则及规例可能会变更,并可能具潜在追溯效力,将会如何被应用仍是未知之数。
「中华通」机制受每日额度限制之规限,可能限制基金及时地通过「中华通」投资于中国A股的能力。 倘若通过「中华通」机制进行的交易遭暂停,基金进入中国市场的能力将受到不利影响。在该情况下,基金达致其投资目标的能力会受负面影响。
「中华通」机制需要证券交易所及交易所参与者开发新的资讯科技系统,故可能承受操作风险。如果有关系统未能正常运作,香港及上海/深圳市场通过「中华通」进行的交易可能受到干扰。基金进入中国A股市场(从而执行其投资策略)的能力将受到不利影响。
中国法规实施若干沽出限制,因此基金可能无法及时出售所持有的中国A股。
「中华通」合资格股票可能被调出「中华通」范围,这对基金的投资组合或策略可能会有影响。
通过「中华通」买卖证券可能承受交收及结算风险。如果中国结算公司未能履行其交付证券/支付的责任,基金可能在追讨损失上遇上延误,或可能无法完全取回全数损失。
基金或许不能及时参与上交所/深交所证券的若干企业行动。此外,基金或许不能委任代表出席或参与上交所/深交所证券的股东大会。
此外,基金通过「中华通」作出的投资并不受香港的投资者赔偿基金保障。
10. 与投资于在深交所中小企业板(「中小板」)及/或创业板上市的股票相关的风险
基金可透过「深港通」投资于深交所中小板及/或创业板,因此可能导致基金及其投资者蒙受重大损失。有关投资须承受以下风险:
中小板及/或创业板的上市公司通常属新兴性质,经营规模较小,且相较于在深交所主板上市的公司,该等公司的股价及流动性波动较大,且面临更高的风险,换手率亦更高。
中小板及/或创业板上市的股票估值可能过高,而该极高估值可能无法持续。由于流通股较少,股价可能更易被操控。
与在创业板上市的公司有关的规则及规例在盈利能力及股本方面可能不及主板及中小板的有关规则及规例严格。
在中小板及/或创业板上市的公司发生除牌可能更为普遍及迅速。倘若基金投资的公司被除牌,可能对基金构成不利影响。
11. 与中国银行间债券市场相关的风险
透过中国银行间债券市场项目及/或债券通投资于中国银行间债券市场须承受监管风险及多项风险,例如波幅风险、流通性风险、结算和交易对象风险以及一般适用于债务证券的其他风险因素。透过中国银行间债券市场项目及/或债券通投资于中国银行间债券市场的相关规则及规例或会变更,且可能具有追溯效力。倘若在中国银行间债券市场开立帐户或进行交易被中国有关当局暂停,则基金投资于中国银行间债券市场的能力将受到不利影响。在该情况下,基金达致其投资目标的能力将受负面影响。与基金于中国之投资有关的中国现行税务法律、法规及惯例亦存在风险及不确定性。
12. 债务证券相关之风险
本基金可投资于(但并不限于)债务证券。概不保证投资于债务证券不会产生亏损。可能影响基金所持有债务证券的价值的因素包括:(i)利率的变动;(ii)发行人之信用可靠性;及(iii)本基金所持有的债务证券之流通性。债券的价格一般会随利率下降而上升;随利率上升而下跌。较长期债券通常对利率变动较为敏感。发行人的信贷质素降低,或会对有关债券及本基金之估值造成不利影响。债务证券之流通性或会因市场情绪而显著波动。债务证券可能不能以理想时间或价格出售,基金可能需要接受 以较低价格出售债务证券,甚或不能出售债务证券。
13. 流通性风险
本基金可投资于其交易量或会因市场情绪而显著波动之工具。本基金作出之投资或会面对因应市场发展及投资者之相反看法而变得流通性不足之风险。基金在未能出售其投资组合持仓的情况下,可能会对基金的价值产生不利影响或因此未能从其他 投资机会中获益。
14. 股票风险
股票市场可能大幅波动,而股价可能急升急跌,并将直接影响基金的资产净值。当股票市场极为反复时,基金的资产净 值可能大幅波动,而基金可能需蒙受重大损失。
15. 估值风险
本基金的投资估值或会涉及不明朗因素及判定性的决定。倘若该等估值不正确,此可能影响本基金的资产净值计算。
16. 信贷风险
倘若基金之资产所投资之任何证券之发行人违约,基金之表现将会受到不利影响,而基金可能蒙受重大损失。定息证券不履行支付利息或本金之责任或会对基金之表现造成不利影响。发行人的信贷质素降低,或会对有关债券及基金之估值造成不利影响。信贷评级机构给予的信贷评级并不保证发行人的信用可靠性。
17. 有关动态资产配置策略的风险
基金的投资或会定期重新调整比重,以致基金所招致的交易费用或会较采用固定配置策略的基金为 高。
18. 投资级别债券风险
投资级别债券获信贷评级机构(包括但不限于惠誉、穆迪及╱或标准普尔)于信用可靠性或债券发行的违约风险的基础上给予属于高评级界别的评级。评级机构覆核该等评级。倘若经济环境(例如市场或其他情况)影响有关债券发行,该等债券的评级可能因此被下调。债券评级的下调或会对该等债券之价值造成不利影响,基金的表现亦可能因而受到不利影响。本基金不一定能够出售被下调评级的债券。此外,基金可能面对较高不获履行支付利息及偿还本金之责任的风险。因此,投资者收回的金 额可能低于原本的投资额。
19. 低于投资级别/未获评级投资之风险
基金可投资于未获评级或评级低于投资级别之债券及其他债务证券。因此,该等投资将承受较其他评级较高的证券为高之信贷及流通性风险。于经济下滑时,该等债券一般较投资级别债券价格跌幅更大,因其通常承受较高之发行人违约风险。当基金投资的任何高收益债券违约或如利率改变,基金资产净值或会下跌或受负面影响。
20. 「点心」债券(即在中国境外发行但以人民币计价的债券)市场风险
「点心」债券市场的规模仍然较小,更易出现波动且缺乏流通性。倘有关监管机构颁布限制或约束发行人透过债券发行筹集人民币的任何新规例,及/或逆转或暂停境外人民币(CNH)市场的自由化进程,则「点心」债券市场之运作以及新债发行可能会中断,导致基金资产净值下跌。
21. 类别货币风险
各类别之类别货币可能不同于基金之基本货币及其所投资的资产之货币及/或投资者之投资的基本货币。倘若投资者将其投资之基本货币转换为类别货币以投资于一特定类别,及于其后将赎回所得由该类别货币转换至其原有之投资基本货币,投资者可能因该类别货币对该原有货币贬值而蒙受损失。举例而言,倘投资者之投资基本货币为港元(即非人民币)而选择投资于人民币类别,则该投资者可能承受较高的货币风险。与以人民币为原有之投资基本货币的投资者相比,该投资者可能因在将其人民币 投资再转换回港元时,港元与人民币之汇率波动而蒙受较高损失。
22. 货币对冲类别风险
各货币对冲类别可将基金之计价货币对冲回其计价货币,旨在提供与以基金之基本货币计价的类别相关的投资回报。对冲交易的成本及所得盈亏将会反映于有关货币对冲类别单位之每单位资产净值内。有关该等对冲交易的任何成本视乎当前 市况而定可属重大,将只由该货币对冲类别承担。 应用于某特定货币对冲类别之确切对冲策略或会不同。此外,概不保证能够获得预期的对冲工具或对冲策略将会达到预期效果。在该等情况下,货币对冲类别之投资者可能仍需承受未对冲之货币兑换风险(举例而言,如人民币对冲类别之对冲策略无效,视乎人民币相对于基金的基本货币,及╱或该基金的非人民币计价相关资产的其他货币的汇率走势而定:(i)即使非人民币计价的相关资产的价值上有收益或并无亏损,投资者仍可能蒙受损失;或(ii)如基金的非人民币计价相关投资的价值下跌,投资者可能蒙受额外损失)。倘若用作对冲目的之工具之交易对象违约,货币对冲类别的投资者可能承受未对冲的货币兑换风险及可能因此承受进一步损失。 尽管对冲策略可能保护货币对冲类别的投资者免受基金的基本货币相对于货币对冲类别之计价货币之价值下跌所影响,惟倘若货币对冲类别之计价货币对基金之基本货币下跌,则该对冲策略可能大幅限制以类别货币列值的货币对冲类别之任何潜在升值的利益。
23. 从资本拨款作出分派之风险
当基金所产生之收入并不足够支付基金宣布之分派时,经理人可酌情决定该等分派可能由资本(包括 实现与未实现资本收益)拨款支付。投资者应注意,从资本拨款支付分派即代表从投资者原先投资基金之款额或该项原先投资应占的任何资本增值退回或提取部分金额。因此,基金未来可用作投资的资本及资本增值或会减少。基金作出任何分派均可能导致每单位资产净值即时下跌。此外,高分派收益并不表示总投资的正或高回报。货币对冲类别之分派金额及每单位资产净值可能受到有关货币对冲类别的参考货币与基金的基本货币之利率差异的不利影响,导致从资本拨款支付分派的金额增加,继而使资本被侵蚀的程 度较其他单位类别为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