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靜應對新興市場波折 (in Chinese only)

2018-09-18 02:59
Share
  • Share

繼先前JP摩根調升新興市場比重後,本周二又有一間大行瑞信策略師Andrew Garthwaite略微增加在全球新興市場股市的高配倉位。然而,新興市場股債滙市場表現仍然低迷。本周,印尼央行擬推對沖工具穩定印尼盾走勢,由阿根廷、土耳其引起的新興市場危機有蔓延至亞洲之勢。

不確定性來自聯儲局

瑞信進一步調升新興市場配置,原因在於新興市場本幣滙率便宜。同時,新興市場相對於成熟市場而言,市賬率回到了2015年的低點【圖】,而本幣債券收益率又回到了峰值。筆者8月11日在本欄撰文〈新興市場的確定與不確定因素〉,已經提及新興市場估值吸引的優勢。經過接近一個月的發展,市場資金仍然把新興市場焦點置於風險多於潛在收益之中。

 

全球央行開始縮減資產購買計劃,令資金缺乏承擔長期風險的意願,不確定性主要來自美國聯儲局。從價格方面來看,筆者認為最悲觀的情形已經過去,市場逐步計入聯儲局年內再加息兩次的預期。相反,如果貿易情緒影響經濟前景,聯儲局有機會放緩12月或明年的加息步伐。至於數量方面,央行收水的壓力仍然巨大。聯儲局將繼續縮減資產購買計劃規模,導致美元供應減少,一旦美國進一步增加財政支出推行基建計劃,美國國債中長期供應將會向上。因此,債務率上調會令美國中長期國債利率前景趨升。

中期來看,全球央行的資產負債表總規模將於年底見頂,惟收緊步伐仍然緩慢,投資者宜把握市場悲觀情緒,逢低分段進入新興市場。

貿易衝突延續至今,投資者不願為極端情況定價。儘管政治不確定性充斥媒體頭條,成熟金融市場影響仍然輕微。美國總統特朗普主宰當前貿易衝突的節奏,因此相對中國的反應,美國的行動對貿易衝突前景更為重要。筆者認為,下半年將有兩個因素主導特朗普是否重啟貿易談判模式。

其一,如果額外關稅導致美國經濟放緩,消費者承受價格壓力,特朗普會改變貿易談判的節奏。上周,美國和墨西哥達成協議,反映美國政府正在收縮貿易衝突的範圍。如果經濟下行壓力加大,加拿大和歐盟等貿易談判可能會有新進展。其二,中期選舉亦影響特朗普政府下一步政策動向。謹記貿易衝突並非特朗普政府的最終目的,維持產業鏈優勢地位對美國優先戰略更為重要。

總括來講,部署新興市場股票資產仍處於較早階段。目前,投資者更應注重倉位和風險管理,等待貿易摩擦不確定性因素消散。中期來說,消化央行收水壓力和化解貿易衝突尾部風險後,新興市場的增長潛力非常吸引。

御峰理財研究部投資組合經理林昱鈞

(原刊於2018年9月10日《信報》)

Related Articles

Manage your asset round-the-clock

Hotline

852
3896 3896

1501, 15/F, 101 King's Road,
North Point, Hong Kong

Mon - Fri (excluding public holidays)
09:00 - 18:00

Copyright © 2019 Noble Apex Advisors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