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息環境正蔓延全球

2018-11-01 09:14
分享
  • 分享

日本和歐洲央行的量化寬鬆和負利率政策令其本國債券收益率跌入負值區間。目前,約80%日本國債在負利率區間交易。歐元區國債的收益率亦有接近一半處於負值區間。負利率不但令本地區債券收益率走低,亦通過金融市場傳導至其他地區的國債市場,特別是美國國債市場。

 

追息資金流出負利率地區

在低利率環境下,資金正在逃出負利率地區,流向其他相對高息的地區。2016年第一季度,歐元區投資者淨購買1,520億非本地債券,其中790億流入美國債券市場。

 

歐元區資金加速配置海外債券資產(單位:10億) 

資料來源:ECB;Amundi

 

值得留意的是,當前歐元區和日本都擁有約3%至4%以上的貿易順差。理論上,歐元和日圓應該升值。資金購買非本地資產,資本賬戶出現逆差,人為逆轉貨幣趨勢。寬鬆的貨幣環境令貨幣升值幅度有限,資金延續追息趨勢。

 

美國國債所受影響不容忽視

從歐元區和日本流出的資金大部分流入美國債券,壓低美國債券的收益率。特別在2016年,美聯儲局過往資產購買計劃中有2,320億國債到期。其中一部分被低息國家資金所吸收。另一方面,儘管中國官方在減持美國債券,但是亞洲區內其他國家正在增持美國國債,抵消中國的資金流出。

美國長年期國債收益率被海外資金壓低對美聯儲局決策亦帶來一系列的難題。美聯儲局6月份聲明已經提及,「海外投資者的資金正在離開低息地區,流入美國長期國債,對美國國債收益率產生下行壓力」。因此,美聯儲局加息未必能夠重新構建傾斜的利率曲線,從而增加長年期資產的吸引力。

8月初,美國公佈非農就業人數遠超市場預期75,000人。同時,平均每小時時薪按年上升2.6%,是本輪復甦週期以來的最高水平,亦打消市場對通脹低預期的疑問。不過,無論是利率期貨市場還是國債市場都並未反映這一超預期數據,9月份加息概率更是從月底40%下跌至20%。

總括而言,負利率不僅左右日本和歐元區投資者的取向,亦影響美國長期國債的收益率,甚至延遲美聯儲局的加息決定。

相关文章

随时随地配置全球资产

查询电话

852
3896 3896

香港北角英皇道101号15楼1501室

星期一至五(公众假期除外)09:00 - 18:00

版权所有 © 2019 御峰理财有限公司。保留所有权利。